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宣传之窗>>编研成果>>正文
 
抗战时期中国首次日全食观测
2014-11-18 08:51  

 

抗战时期中国首次日全食观测

作者:曹必宏

来源:中国档案报

 

日食观测队在甘肃临洮拍摄日食时的工作照,左四为张钰哲。

1941年9月21日的日全食

    1941年9月21日,中国天文工作者冒着日机轰炸的危险,克服重重困难,在甘肃临洮县完成了中国境内第一次日全食科学观测,在中国和世界天文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20世纪30年代初期,中外天文研究人员经研究推算,1941年9月21日将有日全食带进入中国境内,由新疆经甘肃、陕西、湖北、江西等省,最后从福建北部入海,长达数千公里,“在国土范围内见食地带之长,殆为数百年来所仅见”。

    中国的天文学有世界上最丰富的天象记录,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古老的日食记录。但是,在中国大地上还没有进行过一次使用现代方法进行的日食观测。对于这次全球400年来罕见的天文奇观,中国天文学界高度重视,考虑到届时将有各国天文研究者来华观测,为做好这次日全食的观测准备工作,并当好东道主,由中国天文学会发起,联合国立中央研究院天文、气象、物理三研究所、国立北平研究院物理学研究所、国立中山大学天文台、青岛市观象台等机关,于1934年11月19日在紫金山天文台成立了“以筹备民国三十年日全食为宗旨”的中国日食观测委员会,并推时任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为会长。成立大会上,与会代表认为“本会使命重大,宜广征研究天文、物理、气象各学术团体及机关加入”,所以邀请了中国气象学会、中国物理学会、清华大学等学术团体、高等院校参加该会。

    中国日食观测委员会成立后,就紧锣密鼓地展开了观测前的各项准备工作。1937年4月,委员会下设的编纂组编印了《民国三十年九月二十一日日全食初步推算报告》,同时向美国等国订购了观测仪器,确定了观测地点,并在气象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1936年6月,又特地派遣两支观测队分别前往苏联的伯力和日本的北海道进行日全食观测,为1941年9月的日全食观测做好实战经验准备。

    1941年春,一切准备就绪。根据推算,此次日全食带将经过我国的新、青、甘、陕、鄂、赣、闽、浙八省,全程长达4000公里,而当时上述大部分地区处于日军占领或日机经常轰炸的范围内,经认真研究,决定组设西北、东南两支观测队分赴甘肃和福建进行观测。西北观测队由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和金陵大学理学院专家组成,由天文研究所所长张钰哲担任队长,魏学仁任副队长,陈遵妫任干事;东南观测队由张云任队长,陈宗器任副队长,邹仪新为干事。1941年6月7日,中国日食观测委员会在昆明厚德福饭店举行了第五次临时会议,并为西北、东南观测队饯行。

 

张钰哲撰写的《在日本轰炸机阴影下的中国日全食观测》

观测队于1941年9月21日拍摄的日食过程

    张钰哲(1902—1986)是中国著名天文学家,中国现代天文学事业的奠基人之一。1923年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天文系留学,1928年11月22日,他用望远镜拍摄天体照片时发现在底片上出现了一颗新的天体,后被证实是一颗新发现的小行星。后来,他将自己发现的这颗编号为1125号的小行星命名为“CHINA”,即“中华”。1929年获得天文学博士学位后,张钰哲回到国内,长期在紫金山天文台从事研究工作,并于1941年担任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所长。西北观测队是此次日全食观测的主战场,作为队长的张钰哲为做好此次观测工作付出了很多。针对此前向美国订购的大型地平式望远镜因受战争影响,至1941年6月仍未运到国内,已无法提供观测使用的现实,张钰哲因陋就简,自制了观测仪器,并委托云南五金工厂代制了定天镜,配齐了必需的设备。同时,根据当时的形势,经反复考虑,将观测地点确定在了秋季晴天多且距甘肃省会兰州仅100公里的临洮。

    1941年6月29日,张钰哲率领西北观测队一行8人携带仪器,乘坐一辆军用卡车,从昆明凤凰山天文台出发,冒着日机时常轰炸的危险,踏上了漫长的西北之旅。7月15日,国立中央研究院致函甘肃省政府:“本院天文研究所为观测本年九月二十一日之日全食,特会同中国天文学会组织日食观测队,并择定贵省临洮为观测地点。该队队长张钰哲及员工8人已于本月寒日携带仪器乘汽车由渝出发,务请贵府转饬临洮县政府于该队到达时,对于寻觅住所、勘查观测地点、装置观测仪器以及交通、搬运、治安等事项,尽量赐予协助,至一切应需费用自当由该队照付。”

    8月13日,经过40多天长达3000公里的艰苦旅行,观测队到达临洮。观测队到临洮后,受到当地政府的热情接待。当时,临洮经常遭到日机轰炸,据《中央日报》统计,观测队在临洮期间,日机曾25次前来空袭。为使观测顺利进行,经过实地考察,张钰哲最终将观测地点设在了岳麓山泰山庙内。为此,临洮县特地派出警察守卫泰山庙,并派缉查队严格盘查过往人员,以防意外。驻临洮的国民党陆军西北步兵学校还送来10匹良种马和一架新式军用手摇发电机,供观测队使用。9月20日晚,国民党陆军的一个炮兵团开赴临洮,空军的20余架战斗机集结于兰州机场待命,随时准备拦截可能来犯的日军轰炸机。

    “七年筹备,万里奔波,成败利钝,系于一旦。”1941年9月21日9时30分,全球瞩目的日全食初亏终于如期而至。当时晴空万里,但见月亮的黑影从西侧开始侵入太阳。40分钟后,太阳被“吃掉”了三分之一,天空也逐渐昏暗,气温下降。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太阳整个被“吃掉”了,月球遮住了整个日轮。又过了一会儿,全食的四周辐射出万道金光,“日冕出现了!”在场群众欢声雷动。10时59分,太阳开始生光,万物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张钰哲和他的队友们观测和捕捉到珍贵的天文资料170多项,拍摄到日冕照片3张、日食照片200多张,测定出日冕亮度为满月的0.37倍。

    与此同时,金陵大学理学院教育电影部的潘澄侯、胡玉祥、区永祥携带3部电影摄影机对日全食过程进行拍摄。其中两部安置在泰山庙内,一部用柯达彩色影片,一部用普通黑白影片;另一部则由区永祥携带至由空军借来的轻型轰炸机上拍摄。

    在此次日全食拍摄中,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还进行了实况广播,担任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台长和重庆大学工学院院长的冯简,亲自用国语、英语进行了现场广播,将我国临洮日全食观测实况传播到了世界各地。据记载,当时的广播方法,“系以有线电话通兰州,经无线电转渝(重庆),然后由中央无线电台广播”。

    张钰哲及其西北观测队的成员们冒着日机轰炸的危险,终于圆满完成了中国历史上在中国境内的第一次日全食科学观测,拍摄了日全食的黑白照片和当时少有的日全食彩色影片。对于这次日全食观测,张钰哲用英文写了一篇题为《在日本轰炸机阴影下的中国日全食观测》的文章,发表在美国著名的《大众天文学》1942年第三期上。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10月31日 总第2679期 第二版

关闭窗口
 
主办:汉中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您是第 个访问本站的人。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郑重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用户帮助

联系电话:0916-2222889 邮件地址:webmaster@hanzhong.gov.cn 陕ICP备05021803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 技术支持:
陕闪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