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宣传之窗>>编研成果>>正文
 
清时汉中环保行动辑要
2015-03-11 17:01  

 

清时汉中环保行动辑要

    

沙建国

 

清朝时,汉中境内流民迁入甚多,森林滥伐情况严重,但一些环境保护行动值得借鉴。

寺庙道观古树祠墓等,曾采取一些保护措施。如沔县武侯祠,汉中府与县当局文予以保护,古柏等树凌霄花均系汉代旧物,亦令以时灌溉,加以保护,并就隙地栽种成材树木”(《汉中府批示武侯祠呈文碑》);“侯墓古柏亟宜爱惜,岂容宵小任意砍伐”(《武侯墓定章碑》)

一些寺庙道观得到信徒的护养城固洞阳宫主持陈本秀培植风景,松杉”(《洞阳宫永守清规碑》,存城固洞阳宫)。北魏、南宋两度设置在今南郑县境内的廉水县至清道光年间,其城郭遗迹虽不可考,城隍殿宇尚在”,已数百年的仪门与古柏尚存(载《重修廉水县城隍庙碑》,道光二十六年立石)

留坝每年夏秋雨多之时,山水暴涨,挟带泥沙,沙脉复松,水沙杂下,造成灾害。留坝厅即规定禁挖沙坡,以固渠埂”,“预定岁修,以免壅淤”(《留坝厅水利章程碑》,光绪三年立石)

城固五门堰上游河心夹地因数十年河道变更,淤积愈广,估计约足二顷许家庙“该村无赖数十辈,乘夜将地面树木数百株尽根刊去,兴工分垦。讼至县县长楚尚齐亲临勘验,始将此段夹地完全判还本堰管业(《河心夹地碑》,存城固五门堰文管所)

光绪年间,沔县为保护武侯墓,规定凡“周围之树,住持亦当时常照管,如外人拿获砍树之人,而彼不知觉,以懒惰(《重修忠武侯墓碑》,光绪三年立石)

道光年间西乡县令胡廷瑞倡修堤植树,当地绅商百姓无不踊跃乐输,共醵钱二万五百七十千有奇,复捐花栗木树二千六百八十余株”,经八月(《捐筑木马河堤碑》,道光十五年立石)

县对武侯墓规定只许砍树枝、伐枯树不许以成材树木作为薪材,违禁砍伐者予以严惩《重修忠武侯墓碑》载每年烧柴,()伐树枝,如刊及成材之树,以违议诛()。至于枯树,伐可作材者,亦宜通首事知,若私伐,即系贼盗,无论何人,交值年首事及该乡约,偿酒钱壹千文,私卖者重罚

城固为保护堤坝,规定五门堰新开渠道”,沿渠须“栽树”(《五门堰接用高堰退水碑》)西乡金洋堰灌区堰坡一段树木,郁郁葱葱,不特卫护堤防,亦且点缀风景,历禁砍伐,定有条规”(《金洋堰重整堰规碑》)

县武侯祠在白莲教起义后,新栽了一些种花草树木,“花树竹林,复增其新”(《重修武侯庙碑》,嘉庆七年立石)

洋县马良寺及周边环境,在同治初年的战火中遭到破坏,至光绪年间得恢复光绪中叶,李氏乐施捐资,推贤募化,不数载,诸神绘彩,各殿重新,筑垣,成一胜境(《培修良马寺碑》,洋县良马寺)

西乡县因山地开垦引起水灾,导致水土流失道光三年知县劝谕后山居民不许垦种;继后知县张廷槐制定封山之禁”,并要求耕种者具结”,为防其阳奉阴违,“限各地派出两人轮流每季上山”,除查验已栽树株外,若仍复抗违不栽蓄桐椿花栎各苗,并敢翻土垦种,予以严惩(《续修陕西通志稿》)

文物名胜方面,留坝厅张贴禁令,曰“厅境紫柏山留侯祠,为北栈胜区,抱水环山,相峙媲美,所有山林树株,理宜培植茂盛,以壮观瞻”,“为此示仰居民人等知悉,嗣后互相保护,毋许斧斤入山,伤损树株,倘敢仍前侵伐,该乡保住持立即指名送案,以凭究治”(《留坝厅禁伐留侯祠树木碑》,道光二十八年立石,存留坝县张良庙)

西乡县严禁砍伐金洋堰堰之旁树木,倘有窃伐树木,一经拿获,先行理处。如强悍抗违,该禀官究治,决不容情,特勒石以示严禁云”(《金洋堰禁止砍树捕鱼碑》,同治十二年立石,西乡县金洋堰水管站)

城固县洞阳宫,道光初年出现住持不守清规、偷卖山场等事件,知县俞逢辰特命道人杨教远即行赴洞阳宫住持,看守香火,经理事务”,此后不数年,殿宇皆新,山景颇盛”,“所有山场,无人敢伐(《洞阳宫山场条规碑》,道光九年立石,存城固县洞阳宫)

时当局保护措施也有简单且愚昧之处道光年间留坝厅对紫柏山林木,除要求住持负责外,对田地的转佃即使用权的转移也加以禁止,“倘敢再任佃户辗转顶拨,侵垦山场,擅伐树木,人问罪,地充公,住持不禀,惟住持是问”(清俞逢辰《禁伐紫柏山树木碑》)西乡县咸丰年间发生秧苗暗生虫蚀,县令亲自祈祷,“灾异遂止同治年间邑侯王公虔诚祷祀,自是虫蚀乃止”,于是众人公议,“厥后设再起虫蚀,必宜仍照前验,禀恳现任邑侯祷祀”,此荒唐之举,竟有人深信不疑(《前任邑侯王公作祭文祭神灭蝗碑记》,光绪十七年立石,存西乡金洋堰水管站)
    

 

关闭窗口
 
主办:汉中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您是第 个访问本站的人。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郑重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用户帮助

联系电话:0916-2222889 邮件地址:webmaster@hanzhong.gov.cn 陕ICP备05021803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 技术支持:
陕闪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