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汉中文化>>历史文化>>正文
 
走进略阳古村铁佛寺
2015-12-25 15:44 刘建福 

 

走进略阳古村铁佛寺

 

作者:刘建福

 

 

对于铁佛寺村,以前有过一些模糊片面的了解,最早知道的是,1975年我们上初中时,几个班的学生支援夏收,来到青泥河公社权力大队林家山社割麦近一个月,哪里紧邻铁佛寺村,空闲时就去玩耍,当时感觉哪里是一片很大的村庄,有很多繁华集中的房屋,印象最深的是哪里有远近闻名的食用醋和油炸吃货,很好吃,后来工作了,在城里经常还去找买铁佛寺的醋食用,久而久之,这种醋成了我们餐桌上不可或缺的食料。

由于档案工作的原因,收集历史资料又让我接触到了铁佛寺。

 1996年,白水江一马姓职工,拿着从铁佛寺一家老户买来的全套四卷道光丙午《重修略阳县志》,要求鉴定出售,当时这版县志全县只有档案馆存有残本2卷,很珍贵。马姓人要价10万元,单位无钱收购只好作罢。2006年,马姓后人急用钱,与档案馆协商,4000元购到了此孤本旧县志,填补了县馆收藏的缺失。

同年2006年,县档案馆举办略阳历史成果展览,收集照片中,我正好有幸在网吧上看到了好友余江拍摄的青泥河铁佛寺村人物、民居等组图照片,感觉很震撼,至今,我还保留着几张民居和全景照片。接着又拜读了王全纲的《铁佛寺印象》,也在这时,我才大致了解了铁佛寺村。

再后来,又有了伞兵户外到访铁佛寺村,网上照片很是引人眼球,近来又欣赏到了余江再访铁佛寺所作考证《略阳铁佛寺临济宗砖塔》,愈发使人念想亲眼观赏。

2014年11月中旬,我终于如愿以偿了,因加入略阳嘉陵摄影协会,即随何昱、吴建忠、杨凤翔、李海松、王玉岭几位摄友到青泥河采风千年银杏树,又巧遇彭国恩、米丰等摄友,摄毕时间尚早,大家即相约前往铁佛寺村。

  

铁佛寺村位于略阳县城西北75公里处,有沿江路、十天高速转下和穿越五龙洞镇翻山西万梁三条道路可通达,还可乘火车到白水江车站下车西行小河前往。该村现属白水江镇,再向西10多公里路,就是甘肃省成县宋坪乡史家坪村了。

我们沿着青泥河河边公路,一路西行,一路拍摄,弯弯曲曲的河道山湾,美景连连,正应了当地人所说青泥十八湾的景致,真正体会了一把当年李白诗下 “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的徒步到蜀的意境了。

  

车行不长时间,来到一处山湾,听路人说前面就是铁佛寺村了,村上在铺修公路,再不能前行了。随机,大家下车走路,刚好看见远处的公路边树立着蓝色的铁佛寺村牌子,顺着向前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开阔山坳,这里四面环山,山清水秀,公路下南面青泥河从村庄前蜿蜒流过,北面缓山梯田下,包围着集中依坡而建的民居,鳞次栉比,层叠而上,一直绵延到背后大山下,河边外围公路两旁是一片现代建筑,越靠山坡,老式小瓦民房越多。西面公路顺河直通甘肃。

顺公路信步穿越到村口,右下不远,一座砖塔矗立在小山脚下的路边房后,砖塔泥砖砌建,建造朴素,除了每层塔檐用砖块的棱角稍作变化,没有其它装饰。第二层正背面各有两块土砖烧制的铭文牌,第三层正面有一铁制小佛龛。塔身正面(南边)二层两块砖刻铭文,塔背二层也有两块刻字砖。据余江考证:从铭文得知,这座宝塔是明朝正德十三年(即公元1518年)八月十七日,月天师父圆寂后,他的10个徒弟以及寺院信众,发心专门建造的肉身舍利塔。塔至今即将500年整。这些铭文同时也证明铁佛寺就建在此地。据说砖塔前原有寺院一座,寺内原有丈余高的大铁佛,与略阳县灵岩寺大佛体型相当,因此叫铁佛寺。全国大炼钢铁时,铁佛被推倒,熔炼成了钢铁,寺院也不知是什么时间败落湮灭的,可查的记载是清道光丙午(1846年)《重修略阳县志》,称“铁佛寺在县治西北一百五十里”,距今也有168年了。此塔已被列入《中华古塔通览·陕西卷》名录。

 

 

 

传说当年铁佛寺有一铁匠,发家后建了铁佛寺,村也因此而得名。

     原来铁佛寺村是以寺得名的,真正是名副其实的古村呀!

观完砖塔,我们在当地人的指引下,回转向后山村中走去,但见一条干涸的小沟把村居分为左右两面,这里现代建筑与古旧民居相互交错,几乎各占一半。

  

     据介绍,村内现有5处历史建筑,分别为任家祠堂、焦家祠堂、任光运老宅、新宅和关帝庙。

 

走进铁佛寺村,老房随处可见,考究的院门、石砌的墙屋,石铺的路面、残败的小巷、石马凳、圆石饮马池,无一不显示出村庄的古老。

 

我们直奔老房,首先进入的是一座四合大院,前楼高大,横卧整个长院,设有二层戏楼,院中有若大一块四方空地,后房与前楼高度一样,只是没有二层。院两边是低于前后房的厢房,细观整个庭院,石砌半墙、石条走廊、走梯、木板阁楼、格窗、原木架构、掉檐小瓦、雕梁画栋、壁画隐现,无一不显示出老房的豪华古旧,这些房屋大多年久失修,有部分损毁,据说这里原是任家祠堂,后来成了村民过会过年聚会唱戏娱乐的地方,村里有秦腔剧团,长有戏目在这里演出,今年8月,中央电视台远方的家江河万里行——嘉陵江摄制组,就曾慕名来到这里,采访过这里的农民剧团。

 

 

接下来,我们又参观了三个形式相当、但没有祠堂高大的四合院民居,这三个房屋四面都一样高大,都有二层楼,二层门上都刻有字的痕迹,可惜文革中都被铲除了,其中一个非常讲究,院门有照壁、石鼓,院中还有石砌走廊、台阶、院坝、基墙,照样是木板、格窗、木梯、阁楼、掉檐屋瓦、木门铜扣,一切都显得那么古色古香,可以想象,当年主人的生活是多么的富足奢侈和安逸气派呀!

 

     铁佛寺的古建筑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铁佛寺有过辉煌。

     铁佛寺村边远偏僻,何以能有如此大的兴盛发展,何以有如此大规模豪华的古旧民居呢。

 

  

     王全纲《铁佛寺印象》文中有几种传说:一曰青泥路虽废,但甘肃成县通往略阳的道路依然从此而过,人流马匹依然川流不息,故而带动了铁佛寺的兴盛;二曰在清朝,铁佛寺出了一个文状元和武状元。文状元姓任,武状元姓刁,如今的古宅均是文武状元所留;三曰铁佛寺乃风水宝地,五条小河穿流于村中,而村子则是一个隆起的土包,故曰“五龙戏珠”,因此,客商富户均喜居于此。

 通过了解历史,我们不难看出,这是历史的必然所致。

原来,铁佛寺村处在古代青泥河和青泥岭的通蜀官道上,不远的白水江又是陕甘川交通重要古镇和码头。

据文史学者王自立(笔者岳父)考证:此道古称故道、嘉陵道,秦汉至南宋间,一直是繁忙的“国道”,青泥岭上有著名的官站青泥驿,古属兴州长举县。据明嘉靖《略阳县志》载:青泥驿房屋建置有:大门楼、左右马厩、二门楼、正厅、徙房、库房、吏房、后厅、左右卧房、驿承宅。另据《大宋新修白水路记碑》载:北宋至和二年(1056)前,青泥驿曾置邮兵驿马156人骑,岁驿廪铺粮5000石,畜草一万围,另设执事役夫30人。

故道尽管多坂、回远,青泥岭上泥泞险阻,但其沿线川道开阔,物产丰富,居民稠密,故在唐以后使用率极高,使用期极长。

唐天宝+五年(756)唐玄宗避安史之乱幸蜀,“六月丙午至河池” 就是从“青泥坂上到三蜀,金堤城边止九旗”的。

唐元和元年至四年(806一809),兴州刺使严砺疏浚兴州长举县嘉陵江水道。柳宗元书《兴州江运记》“自长举北至于青泥山,又西坻成州,岩谷峻隘,十里百折,负重而上,若蹈利刃。盛秋水潦,穷冬雨雪,深泥积水,相辅为害”。

唐中宗神龙二年(706)5岁的李白随父李客,由碎叶翻青泥岭经兴州迁徙入蜀,定居四川彰明青莲乡。后来写下了“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的千古绝唱《蜀道难》,杜甫在乾元二年(759)自同谷逾青泥岭(也称泥功山)经兴州入蜀,写有“朝行青泥上,暮在青泥中”《泥功山》诗一首。仙圣还在琵琶寺(今青泥河小学)亲手种下了银杏树,至今千年还在枝繁叶茂。

宋代赵匡胤派王全斌伐后蜀,修复了五代时受损的故道,嘉陵道。率大军走故道,翻青泥岭经嘉陵道入蜀。

宋代沿此道商贸活动极为昌盛。即使险峻难行的青泥岭上仍有驿站,也有客坻酒垆,无论公私行旅,凡过往行者,均可日得其饱,夜得其庇。

北宋赵拤曾多次往返经青泥岭,有诗云:“老杜休夸蜀道难,我谓天险不同山。青泥岭上青云路,二+年间七往还。”青泥岭驿路的泥泞险阻,给人们留下了永世难以忘怀的记忆,后人涉及青泥驿的诗还很多。

正因为青泥岭艰难险峻,北宋至和元年(1054)利州路转运使主客郎中李虞卿才新开白水路,废青泥驿,新设白水驿,驿路也改为沿小河而行,翻木皮岭至徽县。小河村大石碑《新开白水路记》完整的记录了这一史实。

尽管北宋嘉佑年改移白水路,避过了青泥岭路段,但青泥岭原路仍是官商文人们行旅光顾的路线,一直延续到解放初。

     南宋高宗绍兴元年(1131),抗金名将吴玠、吴璘在白水驿北五里仙人关选战地,时蜀汉之米经嘉陵江直抵仙人关,处于旧路上的青泥驿站村庄,也在为抗金磨砺屯粮集兵,为后勤提供了有力保障。后吴玠奏封嘉陵江为“善济侯”,并在兴州、白水江修建江神庙两座。

      明·王云凤《过青泥岭》诗:“晓离李白青泥岭,暮渡吴玠仙人关”。明·张伯魁《白水峡》《谒杜少陵祠》诗二首“杜老诗魂冷未销,何年白水路迢迢。夕阳不管行人苦,蜀道如登天上遥。”“粟亭祠下一溪横。心不忘君死亦生。伊昔麻鞋见天子,而今麦饭荐名柳。青泥岭歪崎岖路,白水江边风雪声”。

      铁佛寺村不仅古代历史上有过辉煌,近代还是红军和解放军驻扎经过的地方。

      1936年9月29日,在白水江驻扎了八天的红二方面军红六师,奉总指挥部命令,撤离向北移师,战士们半夜渡江出发,驻小河的主力营,涉过小河水,绕行九家山,向南经石鸭子、琵琶寺,在走马湾、林家山、铁佛寺三处宿营。营部设铁佛寺庄里。在庄里,红军战士刷写了多幅“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的标语,还没收了豪绅任连仲的部分粮食和一头肥猪。晚上,红军和庄里的贫苦农民共进晚餐,宣传了党的政策。走马湾的一个连,次日在林家山集中,从庄后翻越分水岭夸子岩,进入徽县的大河店与大队会合。最终于10月10日在天水、武山之间抢渡渭水。10月中旬,到达甘肃会宁,同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合,胜利结束了伟大的红军长征。

      1949年12月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18兵团7军19师解放徽县。随即,解放军侦察科长赵明诚等人在6日解放了白水乡,7日,解放军陈连长指挥在略阳青泥河铁佛寺一带剿灭国民党90军一残部,同时由白水江出发,一路南下,沿途在烟洞沟歼灭溃军一个排,解放了略阳境内的大梁子、铁厂子。8日,解放了磨坝,在干水磨休整,9日略阳县参议长崔席珍率部投诚,解放军进驻略阳县城,略阳和平解放。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57师,在铁佛寺建立利民铁厂,1952年,并入略阳县裕民铁业厂,1958年撤销。

  两千多年过去了,故道、嘉陵道成了后来者探路修宝成铁路的最佳先导选择,铁路通车后,驿路的鼎盛时代即宣告终结,铁佛寺村也因此成了远乡僻壤。

  我们之所以今天能看到铁佛寺村的古代民居,就是源于古代有繁华的官道历史,又有驿路消失成为偏僻的乡村,还由于近年经济的欠发达,而保护了旧村、旧居、旧庙的遗迹。

 

 

铁佛寺村曾经富甲一方,创造了辉煌的历史,为我们遗留下丰富的人文资源,后人当竭尽全力予以保护和开发。幸甚,经过各级政府领导的不懈努力,以及众多文人艺术家的多年呼吁,铁佛寺村保护开发项目终于有了眉目,2014年5月26日,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将铁佛寺村作为传统村落进行了专项调研评选,6月15日,铁佛寺村以现存较为完整的古民遗留建筑祠堂和独具特色的石屋建筑等历史文化遗迹,极具观赏和旅游开发价值,入选陕西省第一批传统村落。相信不久的将来,一个引人入胜、辉煌依旧的古村将展示在人们的眼前,成为略阳,乃至全市全省的亮点。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关闭窗口
 
主办:汉中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您是第 个访问本站的人。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郑重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用户帮助

联系电话:0916-2222889 邮件地址:webmaster@hanzhong.gov.cn 陕ICP备05021803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 技术支持:
陕闪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