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汉中文化>>历史文化>>正文
 
冯玉祥在汉中的见闻
2016-02-26 09:26 沙建国 

冯玉祥在汉中的见闻

    据市档案馆史料载,冯玉祥将军曾到过汉中。他在自传中记写了在汉中的见闻。
    1914年4月,四川发生兵变。因川陕两省接壤,为防止事变波及陕西,冯玉祥奉命率部开驻汉中,以稳定汉中的局势。
冯率部由宝鸡,经凤县,翻越秦岭。曾在秦岭上搭帐篷宿营。他回忆说,距留坝约十余里,有一座紫柏山,留侯祠即在靠大路的边上。昔汉高祖定天下后,大封功臣,其中张良的功劳大,汉高祖封他许多地方,他皆不要,惟独要了这个留坝。这里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贫瘠之极,人都不懂何故。张良说我要了这地方,必无人与我相争。我曾到那儿瞻仰了一番。那地方很僻静,四围都是高山,走到里边,一种幽古的感觉蓦地袭上心胸。我觉着中国的寺院,委实别有一番恬淡闲静的幽趣。
他写道,留侯祠正殿上塑有张良的泥像,神气非常生动,不晓得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我在徘徊瞻望之余,不禁起了一种景仰之念,遂撰了一副对联,用木头镂刻起来(几年后又换了石刻)。其文如下:豪杰今安在,看青山不老,紫柏长芳,想那志士忠臣,千古犹留凭吊所;神山古来稀,设黄石重逢,赤松再遇,得此洞天福地,一生愿作逍遥游。
时,祠的正殿左侧有一股泉水。冯站在泉边,一面看水中的游鱼,一面在想两千年前张良的身世。他本为韩国报仇,愤恨秦始皇暴虐,才有博浪沙的壮举。后襄辅汉刘邦,伐秦灭楚,奠定了天下。但成功后,竟隐遁于此,弃富贵荣禄如敝屣。其心迹的清澈,令人钦服。与他同时的韩信比,就另有一番风度了。
在祠的前后观玩一回,冯回到老道的客堂里,吃了一碗素面。临走时,给老道丢下三块大洋。老道很客气,送给他了一部书。说黄石公送张良的就是这部书。还说,张良辞封三万户,只要了留坝,就是信服了书中的“吉莫吉于知足”这句话。冯觉得牵强附会,但甚感颇有趣味。
  从留坝到褒城,尽多险道。冯写道,沿途人烟稀少,几乎不见人迹。皆因从前每有军队从此经过,就将当地百姓抓去,抬伤兵,抬官长,连门板也搜个精光。弄到后来,百姓们一听说有兵来,就赶忙向深山里躲避,以消极的坚壁清野的方法,同其对抗。这次我们的队伍经过,他们闻讯,前两天早就躲避了。
  在自传中,冯写道,鸡头关石门附近有玉盆同衮雪两个古迹。玉盆是一湾清泉,水色深绿,中有石块,宛如玉盆一般,在石门上游的山谷中。衮雪,据说是曹操当年行军到此所书。石门里面,有隶书的石刻。队伍到了褒城,分驻褒城与沔县两个地方。褒城有褒姒铺,即周幽王宠妃褒姒的故里。褒城乃荒僻之地,竟出了这样一个一笑倾国的褒姒。褒城与沔县相距六十里,其间有个地方叫黄沙,相传是诸葛亮造木牛流马的所在。我这一路来,想到当年诸葛亮相蜀伐魏,数出祁山,正是走的这条路。魏延屡次主张当由子午谷出长安,孔明不听信。可见从前这条栈道,不像子午谷险峻难行。
  沔县附近有汉丞相武侯祠。冯写道,我到沔县的那天下午,特地跑到那儿去观光。武侯祠巍峨壮伟,别有一种严肃气象。我到了,也撰了一副对联,表示对诸葛亮的仰慕。文云:伊吕伯仲间,岂惟管乐自期,徒夸玉垒经编远;申商名法后,尽遣老韩同传,别觉黉宫俎豆长。祠堂和庙宇有道士住守,但满身污秽,头发尤其肮脏。冯和他们谈了一会儿,觉得语言乏味,毫无知识,比起留侯祠的老道相差远矣。冯评论道:他们若像留侯祠老道一样,将孔明的文章轶事也印出送给游客,那多有意思。我打听他们的出身,皆因生活所迫,找不着吃饭的路,都到三四十岁时,半路才出家的。这就无怪其然了。
武侯祠南,是历史上有名的定军山,山西是武侯墓。墓上有两株桂花树,高达六七丈。时当八月,桂花盛开,清风四溢,香达数里外。武侯祠东有马超墓,其四近满是正在怒放的金黄色的迎春花。冯在此停足观玩许久。他写道,我不禁感叹,当年曹阿瞒何等雄武,刘备对之俯首,孙权对之震服,而不料竟被马超杀得割须弃袍,仅免一死。
  汉中的风气与长安迥异。冯评论说,汉中的迷信风气特别浓厚,迎神赶鬼一类的怪事普遍流行。居民门口上十有九家贴着避邪的神符,大有百鬼临门的情势。有一个名叫菜园子的地方,迷信尤甚,差不多事事问卦占卜,到了疯狂的程度。听说当年张鲁在此为吏,以鬼神为统治百姓的工具,而百姓不敢反抗。这遗毒至今不灭,使得百姓同鬼神结了不解之缘。这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可打破。

关闭窗口
 
主办:汉中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您是第 个访问本站的人。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郑重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用户帮助

联系电话:0916-2222889 邮件地址:webmaster@hanzhong.gov.cn 陕ICP备05021803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 技术支持:
陕闪星科技